肖俊林
   侯磊的收藏室一角
   侯磊和他的毛澤東像章
   搭載“天宮一號”上九天攬月的毛澤東畫像
  冬日的一天下午,記者走進河北省檢察院原檢察長侯磊的收藏室——這是他自己搭建的一座簡易的展廳。不大的房間內擺放了上萬件紅色收藏品,從毛澤東大型雕塑像到有關毛澤東的織繡品、油畫、國畫和各種瓷器以及其他紅色收藏品,琳琅滿目,不勝枚舉。簡直是一座神奇的博物館!
  不過,這些毛澤東時代藝術品遠非他的收藏精品,真正的精品是那些費盡千辛萬苦得來,給他帶來無限歡樂的毛澤東像章套章。
  在寬大的書房裡,映著窗外暖暖的陽光,這位年逾七旬的老人向記者講述起40餘年收藏歷程。
  花不到1元錢買5枚像章
  在石家莊市繁華的建設大街北端,有一個不大的公園。每逢周末,這裡匯聚了四面八方的淘寶人,熱鬧得跟趕集一樣。上個世紀70年代的一天,侯磊騎自行車來到這裡,被地攤上擺放的各類毛澤東像章吸引住了。作為一個過來人,他對毛澤東像章無比熟悉。那些傾註了對黨、對領袖無比熱愛之情的藝術品,承載著中國特殊歷史時期的精神文化,成為一代人獨有的紅色記憶。
  侯磊最終以不到1元的價格從攤主那購買了5枚毛澤東像章。回到家裡,他對這些像章仍然愛不釋手,不時拿出來細細觀賞。第二個周末,他又如約一般去了這家舊貨市場,並從此結緣,穿梭於人山人海的收藏者與川流不息的淘寶客之間,感受緊張繁忙的工作學習之餘帶來的一份樂趣,也開啟了他的毛澤東像章收藏之旅。此後幾十年的時間里,無論工作環境發生什麼變化,他始終沒有放棄自己的收藏愛好,如燕啄泥,積少成多,逐漸成為令國內同行翹楚刮目相看的收藏大家。
  “收藏毛澤東像章投資不大,適合我的經濟狀況。”侯磊坦言,收藏初期,一套品相不錯的毛澤東套章也只有十幾元、幾十元,遠非像現在這樣價格不菲。
  “文化大革命這段歷史太特殊了,是一種獨特的社會現象。收藏這段特殊歷史時期的見證品,肯定會有很高的歷史價值。”侯磊說,剛開始收藏時是出於一種興趣,漸漸形成了習慣,並且在不知不覺的賞玩之中升華了認識。於是,他的收藏範圍逐步擴大,品種也日益豐富。由單一的毛澤東像章、套章到毛澤東塑像、畫像、瓷器、繡品以及宣傳畫、報刊雜誌、生活用品等等。時間跨度也由“文革”這一特定歷史時期不斷向前向後延伸拓展,從中國革命根據地初創的紅軍時期到改革開放的今天,都有數量驚人的藏品。他給這些紅色藏品命名為“毛澤東時代藝術品”。
  1944年出版的《毛澤東選集》是侯磊一件得意藏品。這部由晉察冀日報社編輯出版發行的作品,是中國最早收錄文獻最多的毛澤東著作結集,全書共分五捲,分別選編了毛澤東關於“政治”、“統戰”、“軍事”、“經濟”、“文化”等方面39篇文章,其歷史價值、學術價值極高,為紅色收藏家必藏之首選。在展廳內,還有一幅絨繡像格外引人註目。這幅《毛澤東與恩維爾·霍查》大型絨繡長3.7米、寬2.4米,曾在中國收藏家協會舉辦的全國紅色藏品展評選中,被評為十佳藏品之一。它不僅是中國與阿爾巴尼亞兩國友好的歷史見證,更是毛澤東時代外交路線的具體體現。再加上它獨特的繡工技藝,暖調的色彩搭配,人物的特定關係,環境的動感陳設,都註定了它是一件獨一無二的珍品。
  縱觀侯磊藏品,從重達3噸、高2.75米的合金鋁毛澤東招手像,到重達4噸、高2.40米的毛澤東漢白玉整身挺立像;從大小不等的毛澤東瓷質坐像立像,到做工精美的毛澤東刺繡製品、剪紙、連環畫,再到形態各異成套的毛澤東像章,總計30多個門類十多萬件藏品。在各類毛澤東像中,有用海綿粘連的、糧草編織的、烙鐵鑄畫而成的,也有用水泥噴吐的、大理石雕的、竹木刻的,還有用沙子、茶葉、墨塊製成的,材質涵蓋玉石、合金鋁、銅、鐵、塑料、陶瓷、大理石、泥胎等等,材質不一,形態迥然,代表了那個時代最高工藝水平,具有濃郁的民族文化和民族特色的時代佳品,讓人觀看後不禁拍案叫絕。
  替毛澤東圓夢“九天攬月”
  近年來,不斷有媒體報道,侯磊是當代中國收藏毛澤東套章第一人。面對記者探尋的目光,侯磊從藏室里搬出一個木盒,小心翼翼地打開,將一套102枚的套章擺在面前。
  “這套號稱套章王的作品代表了毛澤東套章收藏的最高水平。”侯磊介紹說,這套像章分為三組,每34枚為一組,每個像章上鐫刻著一首毛澤東手書詩詞作品,並配有不同時期的毛澤東肖像。這些詩詞是以1963年發表在《人民文學》上的毛澤東34首詩詞作為藍本,材質分別為鋁和有機玻璃。三組像章各成一套,三套組成一大套。在收藏界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能不能成為收藏家,就看是否收藏到了這套套章王,這是檢驗其中的一個標準。
  “最早的毛澤東像章是延安時期用牙膏皮製作的。”侯磊說,為偉人製作像章,並不是“文革”獨有。但“文革”這一特殊時期,的確使中國的偉人像章成為世界之最。據有關資料記載,“文革”時期毛澤東像章製作發行總量超過了40億枚,品種多達10萬以上。按章面內容分類,毛澤東像章可分為單章、對章、套章、專題章、系列章。其中套章是毛澤東像章中的珍品。一組套章表現一個主題,整體上是一個風格。一般套章在3枚以上,最多的為54枚。因為它的文化內涵最豐富,設計嚴謹,內容完整,存世量不大,能夠收藏上百套已經實屬不易,而侯磊收藏竟達2000餘套,難怪被稱為“神州毛澤東套章收藏第一人”!
  “寸圓像章,傾註了作者豐富的感情和藝術想象力,體現了中國人民的勞動智慧和藝術水平。”侯磊評價說,這些薈萃我國傳統工藝文化之大成的作品,在人物表現上,形象逼真,栩栩如生;在圖案設計上,構思奇特,精巧新穎;在藝術造型上,多彩多姿,不拘一格。他邊說邊拿出世界象牙微雕大師、吉尼斯紀錄獲得者羅彪的一組微雕作品。這是1964年羅彪用一年時間在長4.4釐米、寬2.8釐米的象牙上鐫刻一幅毛主席像,其獨特之處在於,毛澤東畫面圖案是採用毛澤東《實踐論》中962個字組成的。當時,羅彪共雕刻兩件,其中一件送給了毛澤東,並收到了中共中央辦公廳秘書室1964年10月17日回信:“承你送給毛主席精微雕刻作品——牙雕毛主席像一件。特申謝意。”另外一件作品為他自己保存,過世後,輾轉被侯磊收藏。
  一位英國大收藏家、大鑒賞家在仔細參觀了侯磊的藏品後說:“這些藏品不僅是您個人的財富,是中國人民的財富,更是世界人類的共同財富。”
  2011年9月,當得知我國將發射“天宮一號”進入太空時,侯磊忽發奇想:毛澤東曾有詩句“可上九天攬月”,抒發了一代偉人的夢想。能不能通過“天宮一號”搭載毛澤東畫像,實現老人家遨游太空的夙願?經過一番艱苦努力,9月29日晚9點16分,搭載有侯磊收藏的6張木刻毛主席肖像畫的“天宮一號”在13億中國人的期盼中飛入太空,這令在酒泉衛星發射現場觀看直播的侯磊激動不已。經過636天太空遨游,這些畫像已隨“神十”返回地球。
  在“紅色基因”中提升自己
  侯磊生於1941年河南省欒川縣,曾任河北省委副秘書長、保定市委書記和河北省人民檢察院黨組書記、檢察長。退休之後,他把主要精力用於收藏和著書、講學上。現為中國人生科學研究會副會長、世界孔孟文化促進會副會長、河北省傳統文化研究會榮譽會長、中國收藏家協會紅色收藏委員會顧問、河北省收藏家協會榮譽會長,著有《“一把手”論》、《優化人生》等書。
  “收藏豐富了我的業餘生活,最大的樂趣是從藏品中獲得的精神滿足,是欣賞藏品所體味到的藝術之美的愉悅,是得到佳作時激動不已甚至夜不能寐的快樂。”侯磊說:“隨著藏品的增多,思維空間隨之擴大:對於凝重的歷史,總想認真地進行審視;面視藏品,總想從中挖出點啟迪思想的認識。我知道,這既要用眼睛,更要用心靈。”
  在侯磊看來,毛澤東是一個具有遠大共產主義理想、畢生為國為民奮鬥、人格極為高尚的偉人。每增加一件寶物,每一次凝視、每一次欣賞有毛澤東形象的藝術品,內心就會平添一份對他老人家的敬仰、敬重之情,就在潛移默化中接受一次偉人品德和政治道德的教育,就會不斷增強落實毛澤東要求“做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純粹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一個有益於人民的人”的信心。正因為如此,他在收藏中,努力挖掘紅色藏品的“紅色基因”,塑造自己高尚人格,涵育仁愛胸懷,磨練意志精神,培養專註習慣,提高人生品味。
  “他的思想、他的精神、他的風格、他的智慧是留給我們的永恆財富。通過這些藏品讓世世代代的人們永遠記住毛澤東的光輝形象和偉大思想,也是一件十分有意義的事情。”侯磊說。  (原標題:紅色收藏里的檢察情懷)
創作者介紹

italy

vm84vmgcu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