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裡,大家以為他倆是對恩愛夫妻他說:這叫“我和前妻談戀愛”來源:新文化報 - 新文化網
  吉大一院乳腺外科病房裡,張飛(右)和前妻曹岩準備開飯。炸醬麵,白米飯,豆腐,青菜———十幾塊錢,兩個人的這頓飯就解決了 本報記者 劉陽 攝
  張飛細心地照顧著曹岩,他說,“我再也不會拋棄她” 本報記者 劉陽 攝
  前妻患癌前夫相扶
  2013年,小兩口為“去誰家過年”的問題吵了架,離了婚
  但幾個月後,得知她罹患乳腺癌,他毅然辭掉河南的工作,來吉林照顧她如果能湊夠20萬元,她的病基本就會痊愈
  大家能給他們一個機會嗎?
  如果您想幫助他們,請撥打0431-96618和我們聯繫
  A03版
    他說,兩人還有百分之百的感情;他提出復婚,她說“不用”
    從公主嶺到長春化療,他悉心呵護,病情卻沒有得到抑制
    換種藥應該會管用,但20萬元的費用難住了他倆
    如果痊愈了,他們會復婚嗎她有點害羞,說要有體力去河南才行他斬釘截鐵:她是我孩子的媽,我再也不會拋棄她,再也不和她分開
    他叫張飛,她叫曹岩,幫幫他們吧,真想看到她重披婚紗的樣子
    “肉末豆腐是14元一盤,但買一塊豆腐還不到兩塊錢,再買一碗炸醬麵8塊錢,把醬給她蘸豆腐吃,我倆的飯就都出來了。”28歲的張飛打著小算盤,從小飯店定了炸醬麵和二兩白米飯後,又鑽到菜市場買了青菜和豆腐———這些都是化療後的曹岩必須多吃的食物。怎麼能把錢節省到最少,他是費盡了心。
    取面的時候,店家忘了把醬和麵分開,張飛又趁機要了一份醬,廚房現給他做了一份。吉大一院乳腺外科1607病房裡,曹岩指著小白菜說:“這個洗一遍,給我捲張乾豆腐就行。”說完自己又笑了:“要是不說,他都會洗三遍。”張飛拿著蔬菜去洗,還是一根一根洗了三遍。
    “你的米飯、豆腐、蔬菜、雞蛋醬。”張飛很滿意,這頓飯營養不差,才花了十幾塊錢。
    張飛用湯匙舀起蘸了醬的豆腐喂曹岩,曹岩一開始抹不開,扭頭說不讓喂,但張飛笑著堅持,她轉過去吃了一口,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病房裡的人說,如果不問,誰都不知道他們已經離婚了。張飛笑著說:“這叫‘我和前妻談戀愛’。”
  愛情的甜蜜
  兩人沒確立關係時就是公認的一對兒
    張飛今年28歲,老家在河南安陽,皮膚黝黑;曹岩今年32歲,老家在公主嶺。2006年,曹岩在北華大學數學系畢業後,在招聘會上應聘到了河南安陽的一家縣城高中當老師。2008年,張飛在安陽師範學院中文系畢業後,也應聘到了那家高中。單身宿舍,兩人是對門,溫柔白凈的曹岩吸引了張飛的目光。
    都是單身,他經常邀請她一起吃飯,一起逛街,一起在校園小樹林里晨讀,兩人還沒確立戀愛關係,已經是被公認的一對了。越接觸他越喜歡她,有一次兩人逛街,他暗示說:“你看咱倆多像一對情侶啊,要不就當情侶吧。”曹岩卻以為他在開玩笑,沒往心裡去。
    看她沒明白自己的暗示,第二天他買了一束玫瑰花,去了她宿舍,卻扭捏著不知道怎麼送,乾脆把花插在自行車筐里,轉身要走。她在後面喊:“你送花幹嗎?今天又不是我生日。”然後他轉過身,衝著她說了一大堆話,有些話現在記不清了,她迷迷糊糊地只記住了最後一句:“我想把你娶回家!”
    2009年4月2日,兩人在安陽領了結婚證,屬於“先斬後奏”———她的父母當時還不知道,只聽說她有男友,都沒見過。婚後,她領他回東北,他還特意在網上查了不少東北方言才敢進門,好在岳父、岳母都很相中他。
  生活的插曲
  就為了去誰家過年兩人衝動地離了婚
    第二年,兩人有了愛情的結晶,兒子呱呱墜地。那時兩人生活並不寬裕,她的月工資有1600元,他還不足1000元,但感情一直很好。
    但甜蜜的生活因為“去誰家過年”的問題而產生了分歧。她是獨生女,希望每年都能帶他回家過年,但是他說自己的父母也希望兒女團聚啊。在連續去她家過了三個年之後,他倆發生了爭吵,2013年的春節之前,兩人說僵了,“不行就離婚!”“離就離!”雙方都很激動,拿起證件就去辦了離婚手續。
    那是2013年1月,兒子跟了她。她本來就不喜歡在河南生活,就如他不喜歡在東北生活一樣。既然離了婚,曹岩決定回老家找工作,她參加了研究生考試,成功地考入了廣西師範大學數學系後,她辭了職,帶著兒子回到了公主嶺。
  病魔的困擾
  左側腋下經常疼痛 沒想到竟然是癌症
    8月份,她感到左側腋下經常疼痛難忍,“就像一根很粗的針不停地扎進來似的。”起初自己還沒有在意,依然給即將讀研究生的大學郵寄了檔案。
    9月10日,疼了一段時間,家人帶她到醫院做了檢查,沒想到第一次檢查完,醫生就提出讓她做化療。“我明白化療是怎麼回事,我家樓下有個大姐也做過,頭髮都沒了。”曹岩說,那段時間自己煩躁得厲害,經常忍不住發火。她不相信自己會得癌症,但又到吉大一院做了各項檢查,結果確診:轉移性乳腺癌,當時的參考值是HER-2(2+)。
    醫生說,先做化療,如果效果好就不用手術。曹岩聯繫了廣西師範大學的導師,辦了休學。
    第一次化療,是母親陪她來的醫院,父親視力不好,母親也有病行動不便,對她說:“要不告訴張飛吧。”她不同意,都離婚了,有病了又去求助人家是怎麼回事。
    第一次化療過後,她頭髮大把地掉,整個人虛弱到不行。母親背著她給他打了電話。
    張飛還記得,前岳母來電話時,喊了一聲他的名字就哭了,後來語無倫次,也沒說清楚,他只聽明白她有病了。他急忙訂了票,坐了一天的火車來到她家。
    “我一看她枕頭上掉的頭髮,就大概明白了。”張飛說,他又打電話給她的主治醫師溝通病情,第三天,提出了復婚。“我得來照顧你,你得給我個身份,總不能說我是你前夫。”張飛對此很在意。
    曹岩嘴裡說“不用”,心裡卻感動得想流淚。她幾天來一直憋著沒敢問,很想知道他有沒有女友,有沒有再婚。但她拒絕復婚,一是沒有體力跟他回到河南辦手續;再就是,她害怕拖累他。
    張飛則表示,當初離婚是衝動,兩人還有百分之百的感情。離婚後最初幾天還覺得挺瀟灑,後來時間一長,回家聽不到兒子喊“爸爸”,聽不到嬌妻的聲音,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其實早就後悔了。
    幾天后,張飛回河南老家毅然辦理了辭職手續,徹底放棄了5年多的教師事業。
    周圍的朋友都覺得他瘋了,“都離婚了你還這樣乾啥?”不過父母很支持他,因為原本父母就很喜歡曹岩,都覺得他就該來照顧她。家裡困難,還是東拼西湊給他湊了9000元,臨走,母親對他說:“媳婦治不好你別回來!”
  幸福的障礙
  現在用藥基本能痊愈 可半個月咋湊20萬元
    一次次化療,張飛帶著曹岩從公主嶺到長春,悉心呵護。
    曹岩的病情沒有得到抑制,醫生說應該是之前化療的藥物不適合她。2月8日,醫院為曹岩做了手術,切除了已經出現的腫瘤,做病理時,HER-2已經由(2+)變成了(3+),這個數值大於2.2就是陽性,癌細胞就會容易轉移擴散。
    醫院方面說,現在必須採用靶向治療了,需要一種叫做赫賽汀的藥,能夠專門殺死癌細胞,又不傷害好的細胞。這種藥的售價是2.58萬元一瓶,一個療程需要14瓶。進口藥物不能走醫保,雖然有買6瓶贈8瓶的政策,但一個療程也要15萬餘元,加上配合其他藥物以及放療,需要20萬元。
    之前5個月的化療以及手術,已經花掉了十多萬,這些錢還是曹岩父母借的。20萬!從哪兒出啊?曹岩家在公主嶺有一套53平方米的老樓,頂多能賣10萬元,現在已經貼了出售廣告。
    曹岩的主治醫生、吉大一院乳腺外科的吳迪說,最好是在手術後一個月內用上赫賽汀,否則容易擴散。現在如果用上,曹岩基本上就能痊愈;如果不用,一旦複發,將失去治愈的機會。而現在,手術已經過去了半個月了,錢還是沒有著落。
    “我希望能有好心人救救她,她是我們縣裡的優秀教師,還考上了研究生,將來能為社會做更大的貢獻。而且我們的兒子才3歲。”張飛這兩天一直四處求助,日子一天一天過去,他比誰都急!
    張飛說,如果能有企業願意幫助他們,他也可以與對方簽訂合同,今後為對方打工。張飛也很優秀,中文系本科畢業,普通話一級乙等,黨員,在校期間年年獲得專業獎學金,還曾獲國家勵志獎學金、河南省政府獎學金。
    如果痊愈了,你們會復婚嗎?當別人問的時候,曹岩有點兒害羞,她說要有體力去河南才行。“她是我孩子的媽,我再也不會拋棄她!”張飛說,反正自己再也不和曹岩分開。
    這兩天,病房裡的很多人被他倆感動,有的病友給他們帶飯,還有一位阿姨給了他們100元,“實在很想幫他們,但是自己能力也有限。”為曹岩手術的楊教授此前還給她的醫院賬戶里捐了2000元。但對於20萬元來說,這些都是杯水車薪。
  本報記者畢繼紅 實習生 丁蓉桔
  如果您想幫助他們,可以與我們取得聯繫,
  我們的電話是0431-96618
  或者可以記下曹岩的賬戶:開戶行:郵政儲蓄銀行賬戶:6210 9824 000 2882 9896
  (原標題:病房裡,大家以為他倆是對恩愛夫妻他說:這叫“我和前妻談戀愛”)
創作者介紹

italy

vm84vmgcu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